<nobr id="2kujr"></nobr>
    1. <rp id="2kujr"><acronym id="2kujr"><input id="2kujr"></input></acronym></rp>
      1. <blockquote id="2kujr"></blockquote>

        智庫中國 > 

        全方位開放,市場、政府治理將經歷什么變化?

        來源:瞭望智庫 | 作者:宮超 邵一鳴 | 時間:2019-04-28 | 責編:王琳_觀點

        2001年的春天,對于時任西門子家電集團中國區域總裁的博法蘭而言,正是春風得意之時。此前一年多時間,西門子在華家電業務風生水起,成為中國家電市場最成功的外資品牌。

        半年多后的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成為世界貿易組織第143個成員。按照入世協議,接下來中國將對多部法律法規和部門規章進行集中清理、修訂,政府相關部門也將進行改革。

        十多年后的結局顯然在博法蘭意料之外:包括西門子家電在內的一眾歐美日韓家電企業,與海爾、格力、美的等一批國產家電品牌在相互競爭、相互激勵中共同把中國市場壯大成全球規模最大、技術水平站在全球前列的家電制造研發中心。中國家電企業成為國際市場最具影響力的玩家,而西門子等歐美品牌漸顯劣勢。

        中國家電業在全球化合作共贏中勝出,正是擴大開放所帶來的山河巨變,乃至重塑全球產業的一個縮影。

        如今,中國又走到了另一個“2001”,開放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層次之深再次前所未有:

        中國關稅總水平已降至7.5%左右,有業內專家預估中短期內將降至5%左右;

        一直備受關注的汽車、金融、醫療、養老、教育等領域將迎來大開放,股比限制正在逐漸成為歷史;

        中國外資政策正經歷40年來一次全方位、深層次的調整優化,經貿規則、制度與國際通行慣例深入接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落地……

        今天,全方位開放的力量將使本土產業在市場化競爭中走向何方?政府又將在全方位開放中經歷怎樣的變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又將如何更全面、深刻地與世界互動?

        激活中國市場聚變 

        4月中旬,路透社消息稱“大眾汽車正考慮收購江淮汽車大量股份,并已聘請高盛擔任這一計劃的顧問”,這則消息迅速將這家年產量不到50萬的本土二流汽車品牌股價拉上漲停板。

        去年底,寶馬汽車作價36億歐元將其在華晨寶馬的占股從50%提升至75%,由此成為汽車業合資股比放開后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已經在中國拿下超過18%市場份額的大眾集團顯然也想進一步深耕日益開放的中國市場。

        也有人擔心,進一步擴大開放將使國內車企面臨更大壓力。但從長遠角度看,全面開放的環境能夠讓產業形成良性的競爭機制,倒逼中國汽車產業加速轉型升級,加速優勝劣汰。

        把決定權交給市場、交給消費者,這才是中國汽車由大到強的必經之路。在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張燕生看來,早開放、早調整、早主動,晚開放、晚調整、晚主動。

        制造業是中國實體經濟擴大開放的代表,金融業則是新一輪服務業擴大開放的先發領域。以銀行業為例,目前外資在中國銀行業的占比不到2%,遠低于中國制造業中的外資份額。

        2018年,銀保監會發布擴大金融開放的15條新舉措,明確了取消和放寬外資持股比例、放寬外資機構業務準入條件、擴大外資機構業務經營范圍、優化外資金融機構的監管規則等。

        不久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第39屆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會議上表示,中國將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開放,實現制度性、系統性開放,以更加透明、更符合國際慣例的方式同等對待中資和外資金融機構。

        “短期來看,外資銀行會對中小規模的地方銀行帶來一定沖擊。”工銀國際金融行業分析師周琴分析認為,但其所引發的“鯰魚效應”將力促中國本土銀行必須拿出應對舉措。例如,積極適應互聯網金融發展需求,加強金融產品創新;采取更為有效的激勵手段,留住銀行優秀、核心人才;創新監管模式等等。

        “全方位開放帶來的沖擊力必然是全方位的。不同產業、行業面對新一輪開放,所承受的沖擊和壓力有大小之分,但沒有誰能夠置身事外。”采訪中,中國家電協會理事長姜風提醒,即使此前已經高度開放的行業,也會直接或間接地感受到全方位開放的力量。

        具體而言,全面開放背景下,中國規則制度層面與國際先進更為全面對接,整個中國市場的生態體系將加快經歷重塑:更為強調公平競爭,更嚴格的行業產品標準、環保標準,更大的知識產權保護力度,更健全的勞動保障機制……以知識產權保護為例,中國政府已明確將修改知識產權法,對侵權行為引入懲罰性的賠償機制。這對于任何一個行業中潛心創新的企業都是一個利好。

        全方位開放與此前幾年的中國經濟持續轉型升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環保督察持續提速等形成合力,將強化原來已經出現的優勝劣汰、強者愈強的產業演化。

        “全方位開放下肯定會有一批企業被淘汰出局,或被兼并重組,但也必然會有一批企業積極主動應對乃至引領市場需求,在技術創新、模式創新等多個維度發揮各自優勢,加快崛起,成長為新一代‘海爾’‘美的’‘格力’。”姜風表示。

        助力政府治理能力現代化 

        2月1日,上海市委常委會議春節前最后一次召開,再次強調要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在更大范圍、更寬領域、以更大力度持續優化營商環境;要抓好改革舉措落地見效,在流程優化再造上下更大功夫。

        作為中國城市經濟重鎮和全方位開放的前沿陣地,上海近年的改革任務繁重。作為人才、資本、技術、信息高度集中的發達城市,上海早已度過了單純的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階段,如何加快規則等制度型開放成為核心議題。此外,上海作為全國改革開放高地,一舉一動又對全國下一步改革開放的推進具有探路意義。

        在全方位開放中,打造優良的營商環境被作為重中之重。上海在營商環境改善上,一直扮演著先行先試的角色。上海營商環境變遷,可管窺中國營商環境未來升級方向。

        就在4月初,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明確表示,今年中國將在優化營商環境層面進行更大力度改革,推出更有針對性的舉措。尤其是針對企業反映比較普遍的辦理建筑許可耗時長、環節多、程序復雜、成本過高等問題,將“在北京、上海試行取消規模小、風險小的建筑項目施工圖審查環節,并將研究明確電子簽名、電子印章的法律效力”。

        “當前政府經歷的是一場治理革命,但其內涵并不僅僅是傳統意義上的簡政放權。”張燕生如此講到。

        一方面,由于當前開放領域已經由此前主要集中于制造業轉向以服務業為主,政府在監管上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以金融開放為例,看不見、摸不著、流動性更快、高度信息化的金融業開放會帶來潛在風險,金融從業者相當一部分是高學歷、高度專業化人才,監管難度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這就對政府職能轉變,以及制度性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從當前情況來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基本在全國層面建立。全國共審查新出臺的文件43萬份,對其中2300多份文件進行了修改和完善;對82萬份已經出臺的文件進行了清理、廢止或修訂,涉及到地方保護、指定交易、市場壁壘的文件有2萬多份。此外,中國政府已經啟動外商投資法配套法規、規章的制定,以細化外商投資法確定的主要法律制度,形成可操作的具體規則,并將在年底前完成。

        “徹底完成這次變革大約需要5——8年時間,政府將由此成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政府。”張燕生講到。

        融匯全球經濟新重心 

        4月上旬的巴西帕拉納州,原本一望無際的豆田大部分已被收割完畢。未來幾個月,這些大豆的大部分將在帕拉納瓜、桑托斯等地裝船,漂洋過海運往一萬九千公里外的中國南通、日照、青島等港口,最終與千千萬萬的中國家庭聯系在一起。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購買了巴西80%的出口大豆,總量超過6000萬噸。

        天量的貨物、人員、信息、資本在中國與世界各地之間流轉,讓中國與世界史無前例地聯系在一起。2018年,平均每天有價值126.6億美元的貨物,10萬輛(架、列、艘)次的交通工具,178.1萬人次出入境中國。

        如今,日益緊密的互聯互通正在讓中國與世界的聯動變得更為便捷,內外雙向流動正被推向新高度。

        回顧2015年,中歐班列開行略高于1000列,這一數字在2018年達到6300多列,累計開行已超過14000列。如今,每天有十幾輛中歐班列經由阿拉山口進出國門,連接內外。

        從航空來看,2018年國內航空公司新開國際航線167條。今年一季度又有233條國際航線通過民航局經營許可審批獲準開通。

        此外,人員出入境“放管服”正在為人員更便捷流動提供便利:中國出入境證件于4月1日起正式實現“全國通辦”,無需再回戶籍地申請辦理;4月11日,上海自貿區外國人來華工作“一網通辦”服務平臺正式開通,來華工作的外國人在5個自然日內完成工作許可、居留許可審批。

        全面開放大背景下,一些更為深刻的變化正在悄然發生。一方面,除了大豆、鐵礦石等大宗商品,中國強大的生活消費品消費潛能正在讓世界日益感受到中國開放的魅力所在。以鮮、干果及堅果類進口為例,自2013年至今始終保持正增長,且除2017年略低于進口總體增速外,其余五年均明顯快于進口整體增速。

        另一方面,新一輪的產業轉移中,中國正在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過去五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均超過1000億美元,有兩年對外投資金額超過吸引外資金額。尤其是綠地投資正在將中國資本、產業帶到諸多迫切希望改變發展落后現狀的欠發達國家和地區。

        尤其在東南亞、南亞地區,中國企業將部分在當地具有比較優勢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搬遷至此,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充分共享中國產業和中國市場。以孟加拉國為例,中國2017年對孟直接投資1.06億美元,其中紡織產業投資額達到1375萬美元。這些投資所帶來的產出,相當一部分又被中國市場消費。就在去年7月至10月,孟加拉國服裝出口到中國的增長率超過230%,價值超過2.21億美元。

        如今,中國已與25個國家和地區達成自貿協定,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中日韓、中歐等多個自貿及投資協定談判加速。“一個擁有近14億人口的國家正在全方位開放中與世界相連融通。一個法治化、國際化,充滿活力而又負責任的中國,將對世界政治經濟產生深遠影響。”張燕生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發表評論

        重庆快乐十分时间
        <nobr id="2kujr"></nobr>
        1. <rp id="2kujr"><acronym id="2kujr"><input id="2kujr"></input></acronym></rp>
          1. <blockquote id="2kujr"></blockquote>
            <nobr id="2kujr"></nobr>
            1. <rp id="2kujr"><acronym id="2kujr"><input id="2kujr"></input></acronym></rp>
              1. <blockquote id="2kujr"></blockquote>
                pk10计划稳赢上快赢 北京时时数据分析软件下载 河北时时 4码倍投10期方案 最新捕鱼平台公司资讯 贵州11选5预测 3d黑圣手 山东新11选5走势图今天 光环致远星双人 广西西部计划待遇